<strike id="v6lsp"></strike>

  • <th id="v6lsp"></th>

    <dd id="v6lsp"></dd>
    <nav id="v6lsp"><center id="v6lsp"><video id="v6lsp"></video></center></nav>
    <tbody id="v6lsp"></tbody>
    <em id="v6lsp"><acronym id="v6lsp"></acronym></em>
    <li id="v6lsp"><acronym id="v6lsp"><u id="v6lsp"></u></acronym></li>

  • <tbody id="v6lsp"></tbody>
    <tbody id="v6lsp"></tbody><dd id="v6lsp"></dd>
      <rp id="v6lsp"></rp>

       

       
      當前位置:椰樹人刊

      同一片藍天,愛心相伴
        來源: 發布時間:2020-01-20 作者:易拉蓋 鄭海珍 【字體:

      一次偶然的機會,與“海南童愛會”相識,從此沿著它的足跡,開始一次次關愛“留守”兒童的公益活動。

      11月中旬,秋意漸涼,這樣的周末,或許還有很多人還在夢鄉,但我們一行志愿者已經起程,去回訪定安縣幾個在冊的“事實孤兒”。什么是事實孤兒?或許你們跟我一樣存有疑惑。那就跟著我們的腳步,一步一步地認識他們。

      驅車前往的回訪第一戶“事實孤兒”是姐弟倆。在村口,村委工作人員指引我們到村口他們的家。村口一個滿頭白發,滿心期待的奶奶,領著我們走進一間放著幾個雞籠的舊小院,院內有些雜亂無章,一個贏弱的小身板在打掃著庭院,奶奶跟我們說這是“姐姐”。一縷陽光照在姐姐靦腆的臉上,她回饋我們的是充滿陽光的笑意,弟弟也從原破舊昏暗的房間走出來,冷僻不帶生氣!斑@姐弟倆一直跟我生活,她們剛出生,父親就犯事坐牢,母親改嫁他方,現在還好有政府的扶貧政策,我們的危房改造好,終于有間光亮的新房間住!蹦棠桃贿吀覀冋f,一邊叫姐弟來跟我們打招呼。我們把學習用具送給他倆,跟他倆在新房里交談,姐姐善談,愛笑,故做少年不知愁;而弟弟沉默不語,不茍言笑。真想抱抱他倆,希望他們擁有我們小孩一樣天真的笑容。在村口老奶媽滿懷感激的目光注視里,我們離開了。也許我們的來訪不能改變他們所處的環境,只希望有一絲絲的光線照入他們的心房。當我們匆忙走向另一家雙胞胎兄弟的家時,被眼前這個拐著拐杖的老奶奶驚著。因為在往他們家時,村委工作人員就一直跟我們說,雙胞胎小孩都是這個老奶奶養活,不曾想她那樣弱小,駝著背,見到我們,急忙給兄弟倆打電話,催促回家。我們牽著她手,叮嚀著不著急,我們可以等,可以等,奶奶,我們陪你聊聊吧。奶奶絮絮叨叨的跟我們說起這兩個小孩的身世,這兩小孩可憐,剛出生,爸爸就生病去世,媽媽外出打工一去不返的,就哥哥初中綴學去打工撐家用,奶奶在家獨自帶這兩個小孩長大。八十多歲的她那瘦弱身體蘊藏著多大的能量,而現在又執意蝸居在老屋一個小房間,讓這長大的兩兄弟住在改造好的新房間里。只言片語中,兩小孩回來了,直奔奶奶身邊,安撫道歉。他倆不善言談,當問及希望我們給予他們什么幫助時,異口同聲說:希望能在學習上給予幫忙,能順利的完成學業,找到好工作或自主創業,有能力撫養奶奶。大家伙的眼眶都紅了,人世似是無情卻有情,付出總歸是有回報的。

      臨近中午,我們顧不得休息,又趕向另一個鎮回訪。由于工作人員的失誤,為了找到回訪對象,我們在兩個鎮之間穿梭 ,終于尋到這位受助小孩。他們祖孫三人租住在一個十平米的房間里,祖母照顧這兩兄弟的生活起居,只有低保補助為生活收入,父親坐牢,母親病故。為了兄弟倆的學習,祖母搬到鎮上租住。弟弟是我們的受助對象,在這陋室內,有三張的鐵架床,向陽的窗口有張桌,桌上全是書,弟弟告訴我們,這都是哥哥的,哥哥還寫小說。瞬間,我覺得他倆是富有的,在他們的精神世界里沒有貧瘠。我們一行回程時商談,要申請將哥哥也納入受助,希望我們微薄的經濟補助,能讓他倆在讀書的路上走得更遠,我們的調查,回訪就更加的有意義。為了避免上回的失誤,這個回訪對象由另一個村委的工作人員親自帶我們到這家中,這家小姑娘不在家,在鎮上跟小伙伴們玩。大伯聽說我們到,立即接了回來,這小姑娘雖然也跟上面我們受訪的小孩一樣身世,但她活潑,天真。雖說奶奶也是殘疾人,但心態也很好,樂呵樂呵的。在交談中得知這小姑娘都是大伯全程照管,勝似親生女兒,當我們夸獎這面前的漢子時,他只是點點頭,含蓄的笑笑,忙說:“應該的,應該的”。有人護守周全,也是我們所有希望的,我們的星火補助讓他的付出更值得。

      當我們趕向最后一個受訪對象時,天色已黑。這家也是個小男孩,當瘸著腳,耳背的爺爺急吼吼的叫這小男孩時,我們在一間掛著危房改造牌子的新房里見到滿臉不在乎的他。當我們把學習用具送到他手中,他臉上閃過一絲的笑意,片刻又沉默的。當我們說下次會去他的學校教他繪畫時,他充滿期待,但又惜字如金。就在我們跟他爺爺交談的空隙,他就轉身回去原來的舊房子里。因為心疼他,就跟著過去,只見這兩排的舊房子其中一間掛著光榮之家的牌子,才知道爺爺是個退伍軍人,而他去待在的那間房,四邊烤黑黑的,原來他在用柴火燒煮開水,他一邊加爐著火,一邊靜靜的呆著,仿佛過了許多年的光陰。父母不在身邊,對他是來說已經習慣,這種習慣嗑得人生疼,可卻又無能為力。天色已晚,我們跟爺孫一家道別,爺爺握著我們的手,不勝感激。授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

      當我們一次次的跟他們接觸,心里就會越來越明晰,也許我們的這一點火光還不足于照亮他們人生的方向,但關愛的種子還是在他們的心里發芽,希望他們也能在同一片藍天下共同成長,不放棄,不拋棄,我們都在行動。




       


      聯系我們 | 集團郵箱 | 人才招聘 | 企業郵局
      椰樹集團 版權所有 地址:海南省?谑旋埲A路41號 信息中心更新維護
      電話:0898-66796000-5110 傳真:0898-66796000 瓊ICP備05002509號
      久热99热这里只有精品